4位农民评上了正高职称 他们是怎么评上的?

  4位农民评上了正高职称,凭啥→

  最近,浙江省农业正高职称评审会结果出炉,在全省109名新晋农业正高职称人员中,有4位身份很不寻常。因为他们的职业都是农民,是浙江省首批正高职称的农民。这四位分别是薄永明、娄建英、马亚平、麻剑雄。他们分别在蔬菜、畜牧、种子、茶叶种植领域深耕多年,也被称作“新型职业农民”。

  所谓“新型职业农民”指的是运用先进技术和现代化种植理念、自主选择农业种植为职业的群体。从2012年首次提出“新型职业农民”的概念至今,我国已有超过1500万新型职业农民。他们是怎么评上正高的?什么标准才能让农民也能评上正高呢?总台央广记者周益帆采访到了这四位正高职称农民中的一位——娄建英。

  通过自己所在企业参评

  此前已有技术成果并发表多篇论文

  娄建英评上了正高级农艺师,距离她2009年评上副高级职称——也就是高级农艺师已经超过10年。有科研成果,有技术专家称号,发表过多篇论文,娄建英觉得,评职称是种激励。

  在浙江省,对农业主体放开正高级职称评选,今年是头一次,这种尝试在全国也有示范意义。

  浙江省农业厅人事处处长吴新民:“行政事业单位和科研单位有岗位数空出来,才可以推出来的,企业主体它没有岗位限制的,它只要符合条件,它那里推出来,市县农业部门对他们的情况比较清楚,初审一下,然后推到我们省里面,省里面来对所有参加评审的对象一起评,不管你是职业农民,还是推广院所,还是科研院所的。”

  娄建英是通过自己所在的企业——温州市神鹿种业有限公司参评的。她已经做了30年蔬菜种子培育工作。培育一粒优质的种子,既枯燥又辛苦,往往四五百份杂交组合中,能筛选出一两份有前景的,就已经很不错。

  娄建英:我们几百份的材料,相互之间杂交、组胚,我们这样配出来的组合都有四五百份,我们再去田间鉴定、选择。我们选择五、六个比较好的杂交组合,接下来还要去不同生态区域实验室中、不同的季节去试用,最终能够发现一两个比较有前景的材料、杂交组合,也算是非常荣幸的。

  1989年高中毕业后,她进入了温州市神鹿种业有限公司,一直从事蔬菜良种选育及推广工作。

  娄建英:大白菜、花椰菜、甘蓝、西兰花之类的,我们育种的周期比较长。像甘蓝,一年只有一个生育期,想把它性状稳定了,也要好多年。所以对于种子选育来说,这个时间是很漫长的,也很辛苦。最重要的是要坚持下来,不是说一两年就能发现什么东西,要长期的、一辈子去积累。

  正高职称已向职业农民开放

  重实践、轻学历论文

  打破人事关系制约

  我国农业技术人员技术职务的评审工作从1986年开始,当年,我国发布了《农民技术人员职称评定与晋升暂行规定》,农业技术职务名称为:高级农艺师、农艺师、助理农艺师、农业技术员,其中,高级农艺师相当于副高级职称。1992年起,我国在农业系列职称增设了农业技术推广研究员,相当于高级职称。不过,浙江省农业厅人事处处长吴新民说,以往高级职称主要面向科研院所、事业单位,但是对农业主体跟职业农民是不放开的。

  少有农民评职称,也有主观原因,以往“农民”是一种身份的指称而非“职业”。尽管娄建英所在的温州市神鹿种业有限公司不是科研导向的农业公司,但已经获得了很多科研成果,不过,大家评职称的动力并不强,因为职称与个人的收入不挂钩。

  原本娄建英以为,自己的职称评定已经止步于高级农艺师,没想到,2019年,国家出台《关于深化农业技术人员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在保留原先唯一的高级职称序列——研究员的基础上,增设正高级农艺师、正高级畜牧师、正高级兽医师,拓展各类农业技术人员成长成才空间;同时,评审的权限下放到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

  浙江省农业厅人事处处长吴新民说,浙江省进一步深化改革,将正高的评审资格也向包括“职业农民”在内的农业主体开放了,并且重实践,轻学历、论文:

  吴新民:职业农民,要副高5年以上的要求是一样的,但是具体的标准把握上,考虑三个方面,一个方面是自己做一些科研创新,或者申请一些国家专利这方面比较突出的;第二个就是他做的农业品种或者农业的作物,在全省带动能力比较强;第三个他所在的企业能够比较有影响力,行业比较有带动力的。还是比较科学的评分细则的。

  浙江省农业厅:希望能以此带动职业农民多搞科技创新

  打破户籍、地域、身份、人事关系等制约,将所有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纳入到了评审范围,也就说,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还有新型职业农民,都可以参加农业系列职称的评审,这项工作目前已在我国很多省市展开,比如山东淄博在一周前公布了初级、中级农民职称的拟通过名单,115人中有一大半来自家庭农场及合作社。浙江省农业厅人事处处长吴新民认为,这对于吸引农业人才、培育现代化农业有现实意义。

  吴新民:给职业农民放开职称之后,大家会觉得农民这个职业也是很有吸引力的。现在从事农业的农民、职业农民,也让他们觉得看到一种市场带动作用,他们会有更多的积极性跟主动性去搞科技创新,搞学习,来提升职业农民自己的科技水平,把整个农业水平都能够推动上来的。第二个,就可以吸引城市吸引科研院校的人才,从事农业也可以获得到科研院校、医院职称的话,对于我们青年进乡村,专家技术回乡村还是有一定的吸引作用的。

  如今,通过了正高级职称评选的娄建英每天还是在田间地头忙碌,一颗颗小小的种子发芽、开花、结果,就像她自己三十年来向上迈的每一步。娄建英说,无论获得多少荣誉、成果,她都喜欢“农民”这个称呼和职业。

  娄建英说,农民其实也是最朴实的一种称法,职称再高,最终还是要接触农民,还是要把成果推广出去,整个工作的过程中,没有坐在办公室里能够出成果的,还是要在田里忙着。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ID:zgzs001)

  记者:周益帆

【编辑:黄钰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onomolaliptattoo.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